每个人都是一尊佛!3年时间,他雕活了1000尊“喜怒哀乐”的佛像!

原创 wutaishanfoxue  2017-03-26 10:52  阅读 245 views 次

在现在这个繁杂的社会,人人都说失去了自我;我希望通过"360渡"千佛计划,帮你找到失去的自我。

——徐彬觉一

有一位农民出身的艺术家,

他一年365天不停歇专为人造佛像。

从去年10月开始,

他坚持每天做一尊小佛像,计划3年完成1000尊。

这个系列不是通常意义的佛教人像,

原型可能是身边友人,也可能是旅途陌生人,

甚至只是窗外一只鸟。

这位艺术家,名叫徐彬。

以上说的是他的一个伟大的计划“365渡千佛计划”。

他认为每个人身上,都有一种让自己脱离焦虑的特性。

他称之为佛性,

只要找到它,

每个人都是一尊佛,都可以凤凰涅槃。

他为各种人造佛像,从大牌明星到清洁工。

所有人在他的手里都变成了神态各异的佛像。

他造的佛像完全颠覆传统造型,没有五官,形态各异。

在他的佛像中,你能看到朝圣者虔诚的灵魂,

历经沧桑后依旧鲜活的良知,众人凝视世间万物不断轮回的眼眸……

温馨提示: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

徐彬觉一

徐彬觉一的工作室名字很怪,

叫做“蛛堡”。

整个空间就好似一个装置艺术作品,

布满墙面的“蛛堡来客”所留下的“涂鸦”痕迹,

与周边造型各异的佛像相得益彰,

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和谐、自然。

▲徐彬觉一的工作室“蛛堡”

如徐彬觉一所言:

“在宇宙之外,生命之内,奥妙无穷。

我们每个人都蕴含宇宙的所有信息、能量,

本自圆满具足。”

他的“360渡”千佛计划,

用三年造1000尊佛,

把身边的人,都以一种比较抽象的形式做成佛像。

▲ 孙冕心像

他通过这么一个宏大的艺术创作计划,

真诚面对一千众生有情,

照见每个人的自性,唤醒每个人的佛性。

让大家一起找回失落的本我心相,

观照自己,发现慈悲之美,

弘扬大爱,念力可穿宇宙。

▲ 熊艳心像

这天,徐彬觉一在雕刻着佛像,

工作室来了一位女性,

他和她并不熟。

女人和他说起了跳楼自杀的侄子,

在他面前痛哭不止

……

后来她的形象便做成了一尊佛像。

▲ 王鲁湘心像

“千佛计划”打碎了千百年来工艺品对佛像的禁锢,

但就创作过程而言,这一行为的艺术难度非常高。

一千众生,不仅带着共有的佛性,

而且带着一千不同的业,

这些业,历劫而成,形成一千个性。

▲ 郑华星心像

如何把一千众生历劫而成的业,

同更为本真金刚不灭的佛性之间产生的矛盾冲突,

通过极为简约的形体表达出来,

才是徐彬觉一这一千尊本我心相震撼人心之所在。

▲ 吕思清心像

在舍略了五官和服饰这样的细节之后,

如何让一千尊几何抽象的塑像不出现类型化和雷同现象,

对徐彬觉一也是一个考验。

▲ 张德芬心像

艺术家凭着自己一股拗劲,

一头扎进造像的寂静中,

没有过山车的剧情,

没有大牌、也没有小鲜肉,

很多东西说出来就一句话,

但做到就需要一辈子。

▲ 周杰心像

中间,为了完成造像工作,

徐彬觉一屡次倾尽所有,

囊中羞涩,

甚至一度患上格林巴里综合症。

▲ 朗朗心像

这一千尊佛像,

其中有很多的明星、社会名流,

也有很多的普罗大众,

以此来渡人渡己,践行人人皆佛的艺术理想。

▲ 宗教本无边界 和平在宗教之上

亦如走心,

如果一个人把生命中所有的当下,

都用来转念,提升,

让自己生活在一种全然的喜悦生命的走心状态。

▲ 和平至上

犹如佛的修行,

也不是修未来,修前世,

修的全是当下,接受当下,

面对自己的“心佛”。

▲ 爱

在徐彬觉一看来,

每个人自性显现的形态是不一样的,

有人可能在冲茶时,

有人可能在沉思时,

有人可能在手舞足蹈时,

有人可能在与人交谈时,

而佛就在我们心中,

佛性就是自己的自性,人人皆佛。

▲ 断层的思考

“希望我们每个走心人多向内求,

而非外求,

寄托于外在的物质来填满自身的无度。”

▲ 心境·觉行

人们平时大多害怕被伤害,

害怕被窥探,害怕表露自己,

我们都把自己深深地放进硬壳里,

当人们都参与了这个创作,

开启自己的内心,

发掘内心柔软、美丽、善良、慈悲的一面,

这就是佛像艺术的力量。

徐彬觉一:主业生活  副业艺术

徐彬觉一是浪子,是信徒,

是自学成才的画手,

是半路出家的雕塑师。

无论写意还是写实,

对他来说都是用双手刻画灵魂模样。

曾经有报道说他的微信签名是:主业生活,副业艺术。

适意、自在但不盲从,

是徐彬觉一的工作态度更是生活态度。

或许很多人都很好奇,

他究竟是如何走上艺术这条道路的呢?

1969年,

徐彬觉一出生于江苏南通,

从小便开始学国画,

从10岁开始,

他自己摸索为什么学国画?

他的回答简洁,态度坦然——因为穷。

窘迫的家境买不起油画颜料,

好在国画用的毛笔宣纸还算便宜。

他的成长记忆里没有愤怒青年的时代,

“家里太穷了,愤怒不起来”,

他说,

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。

而如今回想,

他悟出那些下河捉鱼摸虾的岁月其实不穷,

“所有跟自然环境相和谐的贫穷都是一种富有”。

17岁时,

徐彬觉一离开家乡,

卖画为生,四海为家,

像海子诗里漂泊的浪子。

想着小学课文的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,

画山水的他于是去了桂林;

喜欢哪儿也会长住,

桂林四年,鼓浪屿三年,大连两年,

直到因为广州“舒服自在”停留,

直到遇见岭南雕塑大师潘鹤“忽然喜欢上雕塑”转型。

▲徐彬觉一与师父潘鹤在工作室

35岁时,

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徐彬觉一结识了岭南雕塑大师潘鹤,

也就是他的师父。

当时潘鹤正在工作室做作品,

他进去后就也拿起一块泥巴随意地捏起来,

十分钟后,

他手中的爱因斯坦头像引起了师父潘鹤的注意。

师父潘鹤觉得他的手指关节比较弯,

关节处和泥巴的接触面比较大,

能做一些比较粗犷的东西。

从此他开始涉足雕塑领域,

并在4年后成为潘鹤的入室弟子。

▲徐彬觉一在专注地创作

徐彬觉一的创作灵感,

一来自内心信仰,

二来自生活的见闻。

他对宗教有种敞开的情怀,

对佛教更是热情的不得了。

除了《365渡》,

他还和孙冕启动一个计划——收集三千人盖在泥砖上的手印,

建一尊大佛,

然后放到自然中风吹雨淋,

回归尘土。

▲徐彬觉一和他的作品合影

徐彬觉一坚信宗教不应有纷争。

他去意大利在威尼斯运河里看到三个竖起的木桩被锁链捆在一起,

于是想到把释迦牟尼、耶稣、穆罕默德做成环抱在一起的雕塑,

铁链做成被挣断的形态,

写上一句话:挣脱宗教边界的锁链,和平是在宗教之上。

他去法国,

又想到把凯旋门做成一尊佛龛,

角落里做一只和平鸽,

写上:倘若世界和平,何来凯旋之门?

▲ 徐彬觉一的作品:《金刚经》(局部)

徐彬觉一和佛像似有奇妙的缘分。

2008年他为九华山创作达摩祖师雕塑,

一反禅宗文化里达摩通常很凶的印象。

完工后发往九华山,

他又做了一件,

填上江苏老家的地址。

不久九华山方面告诉他收到两件达摩像——这令他不可思议,

只好请对方将第二件发往南通。

一个月后回老家,

迎面开来的货车上正是他的雕塑。

那个新手司机还因为第一件货就是佛像而执意不收钱。

徐彬觉一相信,

冥冥中总有一些因缘科学无法解释。

▲徐彬觉一作品,已被星云大师收藏

徐彬觉一的创作态度是开放的,

来访客人有兴趣尽可以搭把手、加泥巴,

参与制作过程。

但这不等于他不爱惜“羽毛”,

曾被问到“最喜欢哪件作品”的问题,

他给出的不是“下一件”的普遍回答,

而是实实在在的“每件都喜欢”,因为“每件都用心”。

多年来,

他的佛像有《断层的思考》、《觉》、《慈悲之美》千佛系列等。

徐彬觉一认为,

唯有以心接佛,以佛观人,

内外兼修,才能超然物外。

他的作品很多都佛为鉴,

希望更多的人都来造佛。

“万物皆有佛性”,我们必须时常内观自己、多做善事,

发现慈悲之美,弘扬大爱。

文:五台山佛学编辑团队

▼ 点击"阅读原文",免费关注五台山佛学最新动态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oshijie.com/index.php/archives/5895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wutaishanfoxue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