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康萨仁波切:韵音语王智慧主(下)

原创 wutaishanfoxue  2016-09-11 10:43  阅读 307 views 次
至尊康萨仁波切:韵音语王智慧主(下)

至尊康萨仁波切(资料图)

文:能海上师

康萨系藏语,即康为西康,萨是地方之意,喇嘛仁波卿宿世是西康地方人,称康萨而不名。是恭敬之意,是从宗喀巴大师之以宗水名也。喇嘛仁波卿宿世生于理塘,去打箭炉有十三站,距河口有五六日路程。少年即入拉萨哲蚌寺。哲蚌寺有四札仓,汉人去者多住洛色岭札仓,喇嘛仁波卿住古母札仓。

洛色岭札仓住三千余人,古母札仓住四千人。此外尚有邓央札仓及阿巴札仓,各住数百人。前二处重显教,后二处重密教,喇嘛仁波卿考得格西后,不久即为古母札仓堪布,“堪”是极方便善巧之意,“布”是“者”字之恭敬词,合言堪布,即是极方便善巧者。喇嘛仁波卿既退席为老堪布,于古母札仓财宝之积集及屋宇之培修,僧制之整顿,皆有特殊之成功。至今古母札仓之家风,在三大寺中特为严肃,都是喇嘛仁波卿之赐也。其自修方面,则于白文殊法得大成就,有文殊喇嘛之称。示寂后古母札仓塑有遗像及转世之容貌,仿佛似之。

康萨仁波卿转世不在康萨,而在拉萨。其家负郭而居,世业经商,极富,家世信佛好善,某所请回之宗喀巴大师三父子集,版即其私家独力所刻也。家虽巨富,而无富人骄奢之习,至今仍经营商业,贩糌粑酥油。

其经商之方式,并未设肆于市中,乃于街市尽处一大院落内,以买货之时,恒厚给其价不剥削乡农,售货者争买之,卖货之时,价比其他商家还低,而且货品多,贫人来买者尤多给,故买者亦争归之,以此致富,所获赢利,悉以供三宝。喇嘛仁波卿有兄弟三人,长兄异母所生,出家为嘎登仁波卿,为位等藏王之呼图克图,次即喇嘛仁波卿,第三为哲蚌寺邓央札仓之呼图克图。弟兄三人皆出家,家业遂由姊氏婿继承之,喇嘛仁波卿有妹二人,今其一尚健在也。

喇嘛仁波卿转世之化身在寻获后,四岁余即出家学法,八岁即将一切仪轨念完,并且能作大灌项。十三岁时,即将法相书念完、学完,于数吉人之札仓中,辩才无有敌者,然以未及受比丘戒之年,未受比丘戒,以故不能考格西。喇嘛仁波卿降生于光绪十六年庚寅五月初日未时,至宣统二年方受具,即考得头名格西,在未受具前七年中,规定应学之经教已学完,即博览书籍,于书无所不阅,其阅览之迅速,手不停披,十行俱下,年日阅书甚多。书买有新刻之书,必选送阅,一书入手,顷刻之间,已翻完七八十页,其读书之限度,每日以针插入书中,贯穿若干页,即背诵若干页。

二十岁考得格西已,宣统三年,即入聚巴开始闭关。于民国十七年方出关。民国十八年到拉萨,适在喇嘛仁波卿出关之后。喇嘛以三十年示寂,故弘法之时期,仅有十三年。虽然时期之短促,传法次数极多,传时轮金刚七次,传砻(经藏)十三次,藏文经藏一百零八函,十余日中即传完,达赖喇嘛以过于迅速,恐令人惊疑,禁不许,乃每次以三十余日传完。

大般若六百卷,每次以七日传完。每日过经约百卷,且附带开示大意。传“纲”(灌顶)时,仁波卿扯纲于独吉扯纲合传,汇集四百余种之承传,他人传者,必集数人之力,通力合作,以无人独力能传故。又以传法时需要数月乃至一年,故受者亦很民难得其全。喇嘛传时,只需十三日半,四百余种灌顶之外,白教红教之法,有适用者,亦并传授。

大威德之承传有十余种,空行母之承传,有二十余种,却巴之多,五花八门,如一大杂货摊。虽有人作供,而仍须喇嘛躬身分示。每日午前修加行,午后开始灌顶约到七八点钟。不仅灌顶,且传仪轨,并问或开示各部之异同。传完之后,亦七八日不语,大概亦感觉疲乏。

总之,喇嘛无论传法或讲经,或以最迅疾之方式完结,盖以末世众生古障缘多,若时日久,多不能卒业故。然以迅速故,得法者多莫明其妙,有学修者,传于法时即能得好处。此弘法之大概也。

喇嘛日常生活,每日三点钟后即起床念经,平日功课念完,方开门唤人烧茶,吃茶后教弟子,若无事即念五部法相颂一遍,日以为常。放大朵马十一二分钟即念完。有问法者来,不拘何时,均可晋谒。以喇嘛修法之时,众人在睡,众人起时,喇嘛自修功课已完,其它大喇嘛会客人时期定有限制,喇嘛长日无事,随时可会客也。来请法者,普通请传真实名经,弟子呈经作礼,礼毕师已将经传完。传经时,遇有印刷不现之字,必考出再传。来谒者,不传经即问法,语不及他,无寒喧周旋语,诤者或凛然生畏。

三大寺争论法相有斗诤起,必诣喇嘛决之。喇嘛片言决疑,或折服而去。有问疑者,长笺书问题二三十端,喇嘛一览之后,答以数语,还问来问者,尚有疑否,其疑已全部冰释。于人语,常不待词毕,已知他人来意,一一答之,悉满愿而去。除辩析佛法疑难外,且常为人解决世间纠纷,遇缠讼不决之案,多诣喇嘛诉之,喇嘛片言折狱,两造咸悦服,如是之事,日必数起,是故达赖不听,离拉萨,为便于三大寺之人质疑故。下午日未哺,即休息念经,或时默念,到二更过将近三更,以后睡不睡不可知,大约长坐不卧也。喇嘛仁波卿日常生活大约如是。

至尊康萨仁波切:韵音语王智慧主(下)

能海上师藏服法相(资料图)

某在洛色岭札仓时,买得一执事资格,得自由出入,故得往古母札仓,亲近喇嘛仁波卿。初于跑马山动身往拉萨时,请示于老格西,问能否得好师。老格西为授记,必得善知识。到拉萨后,虽有依止善知识,为照料饮食衣服,而学法之善知识,久未值遇。初随众往请传真实名经,嗣后每遇喇嘛传经必去。积久,喇嘛学六格西渐熟,始试请代呈欲求亲近之意,姑试方之,不敢存必能得请之期望,以喇嘛弘法利生之事极多,其亲侄亦请他人教授,初学远人,何敢期望见宫墙哉。

殊喇嘛慈悲欣然矜许,怜悯汉人求法不易,特予方便,亦论我等今日见有西洋人发心学者,不惜多方摄引也。既蒙听许,同学超一法师先移住古母札仓,某初心尚迟疑,后终亦同去,既去之后,任意请法,自己既不知次第,所请之法,亦有时在天上,有时在地下,喇嘛知道后即唤去,不待半年,意中所求之法已悉传毕,更不知从何问起。乃思维如此学法,毕竟不成片段,始请喇嘛开示学修之途径,喇嘛仁波卿大笑,谓汝等亦有此问乎。今格西饬书买印现观庄严论朗写(广大解)宗喀巴大师作现观庄严论注释有二种,一为经解共五十卷,一为广大解共三十卷,此即洛色岭札仓同学闻之亦为惊异。

初学之时我等虽不甚明了喇嘛之语,然喇嘛能会达我等夹杂不适之藏语。遇我等不解喇嘛语言时,喇嘛或为指示书中文字或为多方譬解,如说“觉”字不解,又为说“智慧”“了知等”等等,必使解达而后已。如此将及半年,遂亦勉强能听讲,借以喇嘛弘法利生事多,有时被请去讲经,一去便是数日路程,不得已,不问喇嘛到何处,必随侍前往每日必问数个单字。每次听讲以前,必先预备二三十篇书,方去听讲。

如是学习,自己仍觉时遇然后学勤苦而难成乃求喇嘛指示一补救之法。喇嘛令修白文殊,坐静三月。我等遂租一格西之屋,亦未请示喇嘛,遂祖定。喇嘛闻已租定某格西之屋,笑而不言,殊迁居之后,其屋臭虫极多,从屋顶木板缝中纷纷降落,身薄如纸,引头四望以觅食,有时落于阿刚巴当之中,又须起而救之,超一法师不堪其挠,藏身被囊中,惟留头部在外。

面部为臭虫所螫,如生漆疮,遂离去,予虽坐满三月,然以臭虫之挠故,无所成就,若少有成就者,恐亦出于臭虫之助也。次喇嘛又命坐静百日,修漾降马,经此二次坐静之后,学法似稍易,嗣后回内地一次,耽误数年依止,此我一生大悔之事。等二次入藏请益,则关于行持上之事较多,此某亲近喇嘛仁波卿之大概也。

总之喇嘛仁波卿之慈心悲心,教授教诚之周至,持戒修忍等秘密功德甚多,一时不能尽述,容暇当就记忆所及,一一录出,遇有机缘,再为大众述之。赞叹上师功德,即有自赞之嫌,故非其人非其时,不许轻说。大众今日得闻此语,福气甚大应起欢喜心。遇不信者,福德不及者,不应为说。唯自心能生深信,即得加持也。

——录于威德殿记,郑颂英老居士供稿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foshijie.com/index.php/archives/36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wutaishanfoxue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